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视频
李鸿章靠一个字,一生立于不败之地,每次出手都能得到最佳结果!
发布时间:2019-07-11
 

纵观中堂李鸿章的一生,历史上褒贬不一,品评有异,乃至有“年少不懂李鸿章,长大方知真中堂”的慨叹。正如“一千个读者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李中堂一生充满传奇,从不同的角度,总能看到不一样的精彩。

曾国藩评价李鸿章为“李少荃拼命做官”。所谓“知子莫若母”,同样的,知徒莫若师父。李鸿章这一生披荆斩棘,尝遍风霜雨露,在一条漫无边际的道路中从小文官做到封疆大吏。他用十几年光阴积累便摘到常人三十年苦磨才能得到的政治果实,在这辉煌“履历”的背后,靠的就是他那本第一无二地“官经”。

在李鸿章的“官经”中,一生的政治磨练从未离开过一个“拖”字。李鸿章对“拖”字诀的驾驭已臻至化境,他一生中诸多政治转折点,都是靠“拖”实现平稳起降。

从曾国藩幕僚到直隶总督,靠“拖”夺势,靠“拖”让功,靠“拖”避险,靠“拖”表忠,靠“拖”保命,这个“拖”字,被李鸿章玩绝了。

李鸿章最早的政治转折点在曾国藩幕府时期,李鸿章用一“拖”字力排众议,奠定“首席幕僚”之位。

李鸿章靠一个字,一生立于不败之地,每次出手都能得到最佳结果!

1860年,李鸿章入曾国藩幕府两年。远在千里之外的天津,正处在一片肃杀萧瑟之中,港口的军舰不断对天津城内发射炮弹,弹花犹如秋天的落叶一样,散落在城内的每一个街头巷尾。

从远处看,黄昏的天津城上空笼罩一层薄薄的烟雾,不知是城内的硝烟,还是的硝烟内的炊烟;亦或许,是咸丰皇帝大队人马出逃热河趟出来的土烟。

英法联军攻占天津,下一步就是进军北京。咸丰皇帝出逃后为保皇城安全,急调曾国藩湘军“北上勤王”,此时湘军与太平军的战局正处于白热化,徽州、祁门失守,如冒然抽调重兵北上,则国内战局就会陷入被动。

出兵,还是留守?这是一个问题。

如出兵北上,曾国藩七年筹军之战果,会因此毁于一旦;如留守不动,则为拒绝北上护主,势必被朝堂责为天下罪人,甚至“谋逆之臣”。

是去是留?曾国藩连夜着急幕府人员进行商议。曾国藩桃李天下,门中人才济济,智囊无数,对于此事的一致看法是“要名”,一定要北上勤王,不能被满臣抓住把柄,万一被扣上“谋逆”之罪名,湘军不保是小,守住小命是大。

李鸿章靠一个字,一生立于不败之地,每次出手都能得到最佳结果!

曾国藩幕府中众多幕僚对此都深表赞同“北上勤王”,只有李鸿章一人反对。李鸿章在众多幕僚中,资历不是最老的,政绩不是最好的,所以人微言轻。李鸿章为了让自己的意见被重视,选择“后退一步”。

既不出兵,也不留守,先“拖一拖”,静观局势变化。

随即,李鸿章上报咸丰皇帝表示愿意出兵勤王,安稳朝堂口风。然后借口湘军将领人生地不熟,需请朝廷酌情抽派一人北上担任护卫职责,让朝廷择派人选。

奏折一来一回就是一个月,李鸿章用“拖”字诀争取一个月的时间,来打探京城恭亲王议和的结果,准备下一步行动。

不出李鸿章所料,未满一个月,恭亲王议和成功,不必再派遣湘军北上勤王。

这件事儿的坚决和果断,让曾国藩对李鸿章更加器重,地位一举从后辈小幕僚晋升到“首席幕僚官”,为来年让李鸿章独自领军奠定深厚基础。

此次靠“拖”字诀从幕僚中脱颖而出,是“夺势”之举。

李鸿章拼命做官,虽无所不用其极,却也并非无情无义。1863年,李鸿章围困苏州李秀成,杀降“八王”,为原本陷入僵持的战局打开了缺口。

苏州与南京相互依靠,互成掎角之势,只有打开一方,才能进攻锁定胜局。南京为太平天国首都,留守兵力最强,曾国藩弟弟曾国荃围困南京已经有一段时日,奈何找不到突破口。

李鸿章攻克苏州为曾国荃打开突破口,曾国荃再无后顾之忧,可发全力进攻金陵。

但是,军事是军事,政治是政治。慈禧对攻打金陵一事非常重视,非常想横插一腿。在慈禧眼中,攻打金陵一事决不能留给曾国藩,因曾国藩湘军势力庞大,如再获此功,则失去了政治生态平衡,再也没有谁可以制衡曾国藩的湘军。

慈禧为了抑制湘军的发展,特意下旨让李鸿章“增援”曾国荃,一起围攻南京。说是增援,实则是慈禧为了“分功”,不像让湘军独占此功。

曾国藩政治老道,自然知道其中缘由;可曾国荃性子火爆,立功心切,不能容隐与他人分功。

李鸿章是一个聪明人,岂不明白慈禧的用意?慈禧是想把自己往火坑里推,想借一纸功劳让收买自己,让自己站在湘军的对立面,让淮军与湘军互相制衡。

李鸿章自然不愿意与恩师站在政治对立面,于情于理都无益于他,不如索性“让功”,让曾国藩知自己的情。

此时,李鸿章再一次上演“拖”字诀,对于慈禧所下数道催战圣旨寻找各种理由推脱,迁就不前,或天气不利行军,或军中有误,接连数次都是如此。

慈禧似乎察觉李鸿章的小算盘,于是下旨言责并处罚。

李鸿章此次因“拖”受罚,看似愚蠢,实乃精察人情。反抗慈禧表面上无益于升迁,可此时曾国藩的势力和地位显然对他帮助更大,所以不如受一方责,成一方美,依旧使得自己立于不败。

李鸿章靠一个字,一生立于不败之地,每次出手都能得到最佳结果!

1869年,李鸿章接任湖广总督一职,并受朝廷命令调查四川总督吴棠贪污一案。调查吴棠这个案子,是慈禧直接下旨授意的。

稍微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吴棠从一个地方小县令一跃封疆大吏,靠的是什么?还不是曾经给慈禧家“误送”三百两救命钱。

慈禧为了报恩才提拔吴棠为四川总督,而吴棠呢?也不过是一个庸庸碌碌之辈罢了,说是贪污,其实不过是慈禧老佛爷在四川的收款机罢了。

既然是慈禧自己的人,为何慈禧还要让李鸿章查吴棠呢?

有人参奏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李鸿章接任曾国藩湖广总督一职是慈禧在背后操纵。慈禧需要用一个棋子试探李鸿章这个封疆大吏的政治立场。

如果李鸿章查了慈禧的人,那这个新任封疆大吏依旧不能让慈禧放心,时机一到势必还会给他挪挪窝。但李鸿章在做官与人情方面,做事滴水不露,对吴棠的背景也略知一二,所以对于这件事儿,李鸿章也用一个“拖”字解决。

能查吗?当然不能。但是不查行吗?肯定不可以。

朝臣盯着慈禧,慈禧就只能盯着李鸿章,李鸿章不能查,但是也不能不查。怎么办呢?

“拖”

这个“拖”有两层含义,第一层是让慈禧看到李鸿章的政治立场。慈禧得知李鸿章拖着不查,内心是欣慰的,但表面还是要装出一张催促的脸,毕竟下面很多官员盯着。

第二层就是李鸿章自己需要花费时间寻找一个妥善的处理办法。

李鸿章从六月收到朝廷调查吴棠的命令,一直拖到十月底才到成都调查吴棠。更令人惊奇的是,调查结果没过几天就出来了。

李鸿章认为所有参奏吴棠的人所说俱是空言,之所以参奏吴棠贪污,全是地方政治内斗导致。因新官上任不合群被众官排挤,所以才散步出贪污谣言。

李鸿章拖了几个月,向慈禧表明政治立场后,为求把事情做得完美漂亮,想出用政治内斗解决贪污奏折的方案,这个方法非常高明,不但“表忠”,而且完美解救了慈禧的“收款机”。

李鸿章对吴棠如此处理正中慈禧下怀,虽然这种行事作风有原则性问题,但是在“为官自保”上,在“拼命做官”上,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靠“拖”表忠,靠“拖”保命,诸如此类事件数不胜数,为避左宗棠而“拖”,为外交利益最大化而“拖”,为避免守旧党陷害而“拖”等等,李鸿章对“拖”字诀的运用,从未让人失望过。

可以说李鸿章一生之所以能立于不败之地,就是懂得“三思而后行”。

“三思而后行”不就是“拖一拖”,等待更好的时机,更好的方案吗?

李鸿章靠“拖”成为幕僚之首,得以机会建立淮军;靠“拖”让功,借曾国藩之势成就淮军;靠“拖”表忠慈禧,靠“拖”字规避左宗棠,才有机会在第二年天津教案后直接取代曾国藩升任直隶总督,位极人臣。

李鸿章就靠一个“拖”字,每每在政治转折点都能获得最优结果,这难道不是智慧吗?

后人对李鸿章这些作为多持批判态度,这未免有些“较真”。大多数人愿意做一个“清白公正不怕死”的直臣,所以看不上这些下流做派。但是李鸿章的出发点就是为了“保命升官”,所以在合适的时机用适合的方法达到这个目的,并无不妥。

有一句名言说得好:“初闻正尿床,看懂已尿频”。

李鸿章是一个需要多角度分析的人,可能有过不光彩的经历,但是一个人若通过十几年做成晚清第一重臣,无论是多不光彩,总有过人之处。

虽未必需要当做“榜样”学习,但多了解一些总不是坏事。

正如部分人所标榜:所谓成熟,就是世俗。

年少不懂李鸿章,长大方知真中堂,仅此而已。

李鸿章靠一个字,一生立于不败之地,每次出手都能得到最佳结果!

下方连接,李鸿章临终前一小时拒绝卖国,日本人如此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