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频道
孩子没有自制力?延迟满足,让孩子学习时坐得住
发布时间:2019-10-06
 

看到孩子经常管不住自己,总想着多玩一会儿,再看一会儿电视,拿起手机、PAD就不愿放下,学习的事能拖就拖。好不容易坐到桌子前,也很难静下心来学习、写作业,说话、走神、玩橡皮,磨蹭半天也做不完,背两遍课文就开始烦躁,遇到难题总想放弃......如果孩子这样没有自制力,哪个家长不为孩子的未来感到焦虑?我们不是一定非要孩子有多么突出的成绩、未来取得多大的成就,但是孩子总得学会不放纵自己,学会为自己的未来付出努力呀。



对于孩子来说,要获得能够应对未来各种挑战,实现人生价值和取得成就的知识和能力,就需要有动机和目标感,需要克服困难的勇气和坚持,也需要抵御诱惑的能力。在向上发展的道路上总是会遇到很多诱惑,有的人总是习惯于“即刻满足”,为了现在眼前的东西,放弃长远目标;而有的人则可以对眼前的诱惑说不,从而能够实现更有价值的目标。


 从棉花糖实验说起 

上世纪60、70年代,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米歇尔,招募了653名四岁的孩子进行了有关自制力的一系列心理学实验。研究人员把孩子带进房间,在孩子面前放着一颗棉花糖。然后研究人员告诉孩子:我要出去一会儿,这颗糖,你可以选择现在就吃掉它;或者,如果你能等到我回来再吃的话,我会再给你1颗棉花糖,那样你就可以得到2颗棉花糖。



60年代,棉花糖对每一个孩子来说,都有特别大的吸引力。这些孩子能不能忍住想吃棉花糖的冲动?他能够为了再得到1颗棉花糖这个终极目标而进行自我控制,克制住马上要吃掉眼前的棉花糖的冲动吗?



结果,2/3的孩子等待期间吃了棉花糖。有1/3能够成功的控制住自己对棉花糖的渴望,等到研究者回来得到2颗棉花糖。



实验到这还没有结束,真正让这个实验成为心理学经典实验的原因是,20年后米歇尔对这些参加过实验的孩子进行追踪调查。结果发现,当年在延迟满足能力上好的孩子,他们20年之后的成绩更好,在社会上表现的也更成功。


这就是心理学上著名的棉花糖实验,也叫延迟满足实验。这个实验用一个很简单的方法,证明了自控力中“延迟满足”的能力,对个人成就的影响。延迟满足实验对心理学、教育等领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需要注意的是,实验结果一度被媒体解读为“从棉花糖里看到你的未来”。为此,米歇尔做出澄清:棉花糖试验并不是根据孩子4、5岁时的延迟满足能力,预测孩子的未来。后续一系列围绕自控力的研究与实验,表明延迟满足能力并非完全由基因决定,而是受家庭环境等诸多因素影响;延迟策略,或者使得儿童和成人等待更多回报到来的认知技能,能够经过训练获得


 延迟满足 


个体为了更有价值的长远结果而放弃“即时满足”的抉择倾向,在等待中表现出的自控能力,就是延迟满足能力。那些善于调控自己的情绪和行为,能延迟满足的孩子,拥有更好的心理健康水平和更大的成功机会。


延迟满足不是单纯地让孩子等待或压制欲望,而是为了获得将来的更大利益,自己主动延迟或放弃眼前较小的利益。哪个利益更大,是孩子自己做出的价值判断;是否延迟满足,不是被要求的,而是孩子自主做出的决定



实验中那些坚持住没有吃那颗棉花糖的孩子,他坚持的目的不是因为研究人员不允许吃这颗糖,而是我现在忍耐一会儿可以得到更多的糖,他有一个更大的目标。所以延迟满足能力不是简单的忍耐,而是一种对未来的权衡:我知道我如果坚持了,在后面将会得到我更想要的结果,所以我选择延迟满足。

 什么会影响孩子的自控表现 


年龄因素


为了更好地了解延迟满足能力,米歇尔的研究小组进行了大量的延伸探索,并在1992年的报告中明确指出,5岁是一条重要的分界线:4岁以下的孩子大多不具备延迟满足的能力,而5岁以上的孩子就明显出现了延迟满足能力的早期萌芽。在针对更多孩子的研究中发现,大多数孩子在8到13岁的时期,都可以发展出一定的延迟满足能力。



家庭因素


良好的家庭氛围,孩子有安全感和信任感,会让孩子有比较好的延迟满足能力。


动机水平


喜欢棉花糖的孩子,渴望得到更多棉花糖的孩子,通常会自发尝试各种延迟策略。


对未来结果的预期


同样属于棉花糖实验的延伸,米歇尔的研究小组对两组孩子先做了一些前导活动,先承诺给孩子贴画,然后A组孩子得到了贴画,而B组孩子没有得到贴画,只是得到研究人员的道歉。经过两次前期的道歉后,再进行“棉花糖”实验。结果A组(两次都被兑现承诺)的孩子通过测试的比例,要比B组(没有被兑现承诺)的孩子高出4倍。


当孩子身处一个信守诺言的环境,即使再小的事答应了孩子就会做到,那孩子也更愿意自控;可如果他们身处“出尔反尔”的环境,孩子会失去对环境的信任,就不会产生自主的自控行为。


大脑神经学原理:热系统与冷系统

人脑与自我控制相关的,有两个紧密联系、互相影响的系统。



热系统


以杏仁核为中心的“大脑边缘系统”,也被称为“情绪脑”。它简单、迅速、情绪化,并带有条件反射的特点。热系统是受刺激支配的,在实验里棉花糖制造了这种刺激。热系统遇到刺激后,总是第一时间开始反应,指挥我们进行一系列本能的行动。伴随环境压力上升,这个系统的作用也更加突出。


这个系统在大脑发育的早期就产生了,是我们的原始大脑结构,一出生就能执行功能,是保障我们生存的底线。


冷系统


围绕大脑额叶和海马体运作的认知系统,也被称为“理智脑”。它结构复杂、运作缓慢但却具有反思性,并且把未来的后果纳入考虑范围,能够让我们进行自我指示。记忆、判断、分析、思考、执行等功能就位于这个脑区。


这个系统在大脑发育后期才发展起来,2—3岁时,孩子的脑前额叶才正式开始发育,到6岁时发育速度达到高峰,此后发育速度渐弱,直到20多岁完全发育成熟。


两个系统之间的关系


当我们遇到一个诱惑或者刺激时,先做出反应的总是“热系统”,所有人都不例外。情绪非常激烈时,冷系统将处于被冻结的状态,此时前额叶皮层被抑制,根本无法理性思考。只有让热系统冷却下来时,冷系统才会被激活。


对于孩子,大脑中的热系统就像个未经驯化的野马,而冷系统则像个还没有太多经验的菜鸟骑手。当这匹马处在狂暴状态时,骑手根本没有办法控制它。骑手需要学习和掌握多种方法和策略,刻意进行练习,在磨合中逐渐掌握更多控制权。



我们可以通过语言与行为的示范和引导,帮助孩子大脑中的骑手熟练掌握更多方法和策略,提高孩子的自控力,并发展出情绪智力、同理心等更多能力。正如米歇尔所说,“让孩子成功延迟满足的多样性认知系统,是他们多年后将会需要的各种能力的原型”。


可塑的自我控制能力

实现自我控制的难题在于,在高环境压力中,热系统会占据主导地位,而冷系统处于劣势,甚至根本不能得到良好的发展。对于孩子,提供安全、尊重和自主选择权的环境,孩子才会自发地探索自我控制策略。而通过引导和练习,利用冷系统思维来规范热系统反应,可以有效提高自控能力,让孩子掌握更多方法和策略。


这些增强自控力的策略核心要点是:通过改变对奖赏物的精神呈现,改变它们对我们的影响。一系列研究发现表明,真正在操纵行为的是我们在大脑中如何呈现奖赏物,是通过冷系统的抽象呈现,还是热系统的具体表征。研究清楚表明了,延迟时间极大地取决于采取了何种系统。这意味着孩子并非必然地被奖赏物驱使,他们也可以尝试着规范和控制自己


*使冷系统热起来,强化自制动机


热聚焦


有的孩子们在开始等待前对奖励物并不感兴趣,通过让他们想象眼前这颗棉花糖有多么美味和有嚼劲,他们会立刻有想吃掉棉花糖的冲动,这就是热聚焦到当下的享受。



而如果强调2个棉花糖才能真正体会妙处,则可以让孩子热聚焦到更大的好处,激发孩子得到未来结果的动机,让冷系统运作起来。


角色抽离


让孩子想象和思考:假如面对棉花糖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熟悉的一个最有自制力的人,他会怎样决定?又会如何做?



这样用第三方视角,可以让冷系统发挥作用。


*冷却现时,让热系统冷下来


冷聚焦


当孩子在等待过程中想吃掉奖励物时,引导他们注意抽象、冷酷的词汇,把棉花糖想象成是蓬松的、像云朵或棉花团一样浑圆的东西,即使是同一个孩子(他原本恨不得在 30 秒内就吞掉棉花糖),现在也能够等上 50 分钟。



分散注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