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灵异
南仁东|浩瀚的科技星空里,你是最闪耀的那一颗
发布时间:2019-10-01
 

作者:秋儿




2017年10月10号,国家天文台宣布,

坐落在贵州群山之中的中国天眼“FAST ”,

“听见”了来自宇宙2颗脉冲星的声音,

距离地球分别约1.6万光年和4100光年,

发现第一颗脉冲星,FAST望远镜只用了52.4秒。

 

这是天眼“FAST”建成一年后的成果首秀,

距项目总工程师、首席科学家南仁东去世不到一个月。



在此之前,这位毕业于清华、深造于中科院、

闻名于世界天文学界的大师极少被人提起。

 

“没有南仁东就没有FAST”,他的学生如是说。

南仁东是谁?

他与天眼有着什么样的关联?

 

01


不认识南仁东的人,

第一次见面会觉得他跟农民没有多大的区别:

满头白发,皮肤黝黑,面容沧桑,

一件T恤、一条牛仔裤,一顶工程帽,

但他那一双眼睛,目光如炬,

总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南仁东生于1945年的吉林省辽源市龙山区人,

1963年南仁东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

由于成绩很优秀,他被调剂到无线电系,

理由是国家需要优秀的无线电人才。

 


南仁东很郁闷,因为他想要报读建筑系,

他回家跟父亲说想要放弃,

身为工程师的父亲把他斥责了一番,

并说服他坚持自己的学业。

正因为父亲的坚持,

才没有让南仁东与无线电事业擦肩而过。

 


南仁东在清华读书期间,

周恩来总理曾到学校视察并会见学生代表。

南仁东是学生代表之一,

还因为成绩优秀被周总理点名要求他发言,

这件事让他激动了一辈子,也激励了他一辈子。



在南仁东33岁那年,

他考取了国家天文台的研究生,

并先后获得了理学硕士和博士学位。

90 年代初的一次气象会议,

改变了南仁东的人生轨迹。



1993年,在日本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上,

包括中国在内的10多个国家的天文学家们提出,

要联合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

以接收更多来自宇宙的讯息。

看到别的国家都有自己的大设备,

但我们国家没有,我挺想试一试。

南仁东跟同事们说:"咱们也建一个吧。"

 


这一年,南仁东48岁,

他放弃在日本的高薪工作回到祖国。

在别人已经规划退休生活时,

南仁东正描绘着建设国家重大科技工程的蓝图,

他这一决定就坚持了22年。

 


1994年南仁东提出建设一台500米口径的

球面射电天文望远镜(英语缩写为FAST)。

要知道当时国内最大的射电望远镜口径不到30米,

而且“天眼”FAST是一个涉及天文学、力学、机械、

电子学等诸多领域的大科学工程,没有先例可循。



自此南仁东开始了艰苦的逐梦之旅,

从选址到天眼落成,耗费他整整22年的心血。

2016年9月25日,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工程,

在贵州省平塘县的喀斯特洼坑中落成启用,

并开始接收来自宇宙深处的电磁波。

 


在"中国天眼"FAST落成启用前夕,

南仁东已被确诊为肺癌,

因为手术伤及声带,他说话声音嘶哑,

但他从未停止过脚步,坚持带病工作,

他要亲眼见证这个伟大的科学工程落成。



在工程即将落成之时,

尽管身体不适合舟车劳顿,

南仁东仍从北京飞赴贵州,

见证这宝贵的时刻。

2017年9月15日,南仁东病情突然恶化,

抢救无效逝世。

 


南仁东耗尽生命的最后二十二年,

只为做一件事,一件铸国之重器的大事,

他一生仁爱无私,为人低调,

而南仁东的名字也因为中国天眼才被大家熟知。

 

02


当南仁东提出要建大口径天眼时,

一切都是未知数,没钱没人没合适的地方。

那几年里,南仁东顶着巨大的压力,

开始自掏路费,满世界推销他的天眼项目。

 


不论公司单位,他一家一家去谈,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去“拍别人的马屁”,

给他们详细讲解FAST项目是什么,

建成后能做什么。



要建这么大口径天眼工程,

首先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台址,

为节约工程成本,

最理想的台址是喀斯特地形洼地,

且在大山深处远离电磁干扰。

 


南仁东带着300多幅卫星遥感图,

化身“现代徐霞客”,

遇上可能合适的地方,

不管有路没路他都要去看看,

他的足迹踏遍了中国西南的喀斯特地形洼地。

 


有一次南仁东下窝凼时,忽降大雨,

眼看山洪就要冲下来了,

他赶紧往嘴里塞了救心丸,

连滚带爬回到垭口时,

汗水混着雨水,浑身已湿透,

脚上的鞋也裂开了一道五厘米长的口子。

对于这些他只当是苦中作乐,全不当一回事。

 


建设FAST需要六个馈源支撑塔,

南仁东坚持要用美学概念,

必须找到六个对称的缓坡,均匀分布,

才能让 FAST看起来极具美感。

正是南仁东的执着,历时12年后,

2006年他终于在贵州平塘找到了最佳台址。

 


2007年经过南仁东的不懈努力,

FAST列为“十一五”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项目。

天眼FAST直径500米,足足有30个足球场那么大,

整个工程分成五大系统,

南仁东在每一个细节上都详细审核,亲自严格把关。

 


南仁东把天眼工程视如生命,

他说: 

“如果FAST有一点瑕疵,

我怎么对得起国家投资这么多钱?

怎么对得起贵州政府的支持?

又怎么对得起跟我们干了几十年的团队?”

 


工程建设过程中,索网出现了技术问题:

天眼巨大的反射面由4000多块镜片拼接而成,

而兜在镜面下方的钢索网不但要承受1600吨的重量,

还需要像弹簧一样来回伸缩,

带动镜片灵活移动以便精确地追踪天体。

 


当时国内的任何一家工厂生产的钢索,

没有一种可以满足工程的要求,

就算是国外最好的实验数据,

也只能达到要求的50%,

如果钢索做不出来,整个工程就要全面搁浅。



经过反复思考,南仁东毅然决定:

没有现成的,我们就自己搞!

700多天难熬的日子,经历了近百次失败后,

南仁东终于研制出了满足“FAST”工程要求的钢索!

这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钢索,

从此天眼有了坚固又灵活的兜网。

 


天眼“FAST”还面临另一个技术难题:

“主动变形反射面”,就是让不会动的望远镜动起来,

这样天眼就可以更灵活地观察宇宙。

这一技术要求在8个鸟巢那么大的洼坑里,

铺满非常精巧的镜片,每一片都能动。

 


难度之大,风险之高,并没有吓退南仁东,

他与团队成员一起,

拿下了这个他称为“大麻烦”的核心技术。

这个技术也成为了FAST的三大创新之一,

让天眼成为中国乃至世界的科学地标。

     

                

2016年1月,在FAST项目即将建设完成,

在还没有任何接收机可用的情况下,

南仁东用一根临时拼凑的、细长鱼骨状的电视天线,

凭借FAST巨大的口径和超高的灵敏度,

捕获到了来自蟹状星云脉冲星的信号。

 

 “射电望远镜就象灵敏的耳朵,

在宇宙空间的白噪音中分辡有意义的无线电信息,

这就象分辨雷声中的蝉鸣。”

南仁东曾这样解释它的作用。

 


中国天眼FAST的建成,

与世界的两大射电望远镜相比,

口径更大,并且在观测时会变换角度,

能接收到更广阔、更微弱的信号,

国际天文学界认为,

中国天眼将带领中国进入为期20年的黄金时期。

 


南仁东用22年的时间,

从青丝到白发,从壮年到暮年,

在艰苦创新的道路上砥砺前行,

胸怀科技报国梦,痴心星空筑伟业,

创造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中国天眼”,

让中国重回世界天文学的巅峰。

 


03


认识南仁东的人,都对他印象非常深刻,

他为人低调,多才多艺。

早年在清华求学时,

他就拿过机械制图比赛的第一名。

在美学层面造诣也很深,

天眼FAST的徽标,就是南仁东自己设计的。



南仁东自称“战术型老工人”,

长期待在施工现场,睡工棚,跑工地,

爬高塔,身体力行,直接参与一线建设。

他的助理姜鹏眼里,南仁东是个全才,

因为在这个项目里,有人不懂天文,

有人不懂力学,不会画图,不懂无线电。

这几样你能懂一两个就算不错了,

但偏偏南老师几乎都懂。

 


天眼现场的六个支撑铁塔,每建好一个,

南仁东总是第一个爬上去的人,

几十米高的圆梁建好了,

他也要第一个走上去,

甚至在圆梁上奔跑,开心得像个孩子。

 

2014年天眼反射面单元即将吊装,

年近七旬的南仁东坚持自己第一个上,

并亲自进行小飞人载人试验。

 


南仁东对学生非常严厉,

工作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会批评。

但生活上他是个和蔼的老爷子,待学生如亲人。

学生杨清阁曾患有多发性甲状腺结节,

有一次杨清阁夫妇在公交车上偶遇南仁东。

 

他不顾车身的摇晃,走到杨清阁面前,

仔细察看手术的伤口后,用手轻轻抚摸着,

说:这恢复得挺好….

关切的眼神,慈爱的语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