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篮球
【每日益读】官场微小说《梦话》
发布时间:2019-09-06
 

整个下午,张平都神不守舍的,听汇报时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下属也看出来了,“局长,您身体不舒服?”张平就坡下驴,“还真有点,要不明天吧,明天再说。”

 

还不到下班时间,张平已经坐不住了,打开抽屉拿出一个信封塞进包里,匆匆走了出去。单位与家隔湖相望,平时张平总会一边走一边欣赏风景。可今天他全无兴致,走得飞快。

 

进门直奔卧室,拿出信封搁进床头柜,想了想又拿出来,抬起床垫塞了进去。“吃饭了。”妻子忽然出现在门口,张平吓了一跳,一脸惊恐地看着她。妻子笑道:“瞧你,在家都能吓成这样,干啥亏心事了?”

 

张平无心回答,装作若无其事过去吃饭。吃了一会儿又走神了,菜没夹着就往嘴里送。妻子又笑,“想什么呢?”“还能想啥,工作呗。”“先吃饭吧,吃完再想。”

 

饭后,张平一改老习惯,没有出门散步,合着眼倒在沙发上。妻子过来摸了摸他的额头,“怎么,身体不舒服?”“没事,就是有点累。”“那就早点上床,别累感冒了。”


花了好长时间,张平才迷迷糊糊睡着,但睡得不深,一直在做梦,梦中突然一惊,喘着粗气坐起来。妻子打开床头灯,看他的眼神怪怪的,“你做梦了,还说梦话呢。”“哦?”“你提到老费,老费是什么人?”“哦,一个老板,跟我们单位有些工作上的联系。”“你还喊:别追我,你们别追我,我老实交代还不成吗?”

 

张平瞪大眼睛问:“我真这样喊了?”

 

妻子点点头,靠住他平静地说:“我不知道你梦见了什么,也不多问。我只想告诉你,我不想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

 

张平长吁一口气,一颗心安稳下来。

 

第二天上班,张平通知老费过来,将信封放在桌上:“原封未动,你拿回去吧。”老费一脸惊恐,“这都送出手了怎么可能拿回来,而且我不说你不说,谁会知道?”“你会不会说我不知道,但我自己会说。你要不拿走,我就交给纪委。”老费收起信封,垂头丧气地走了。

 

下属又来汇报工作,进门就问:“局长,身体好点了吗?”张平摆了个白鹤亮翅的造型,“我现在身轻如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