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军事
曾经是雇佣兵王的他,退役归来,横行都市,左拥右抱...
发布时间:2020-02-14
 

说来好笑。

上班第三天上午,林宇峰就被燕京的公安便衣给摁了。

当时现场一片混乱,有个女生甚至尖叫着跑丢了高跟鞋。

就在珠峰大厦的大堂里,三个便衣进来后,不动声色站定位置忽然出手。侧面的人猛一个勾腿把林宇峰摔倒在地。

尽管猝不及防,林宇峰还是在倒地瞬间向外侧滚。那勾腿的便衣便一脚踩了空。另外两个背后袭身掐胳膊的也没抓牢。本来蛮有把握的抓捕变成一场追逐扭打。直到、勾腿的警察拔出枪大喊:"不许动!警察!再动开枪了!"

枪口下,林宇峰傻在当地,懵懂放弃了反抗。他以一敌三,才被打破了鼻子,以为光天化日下居然遇到抢匪。

咔擦!

一副亮晶晶的手铐麻利地套在了林宇峰手腕上。

面对天降横祸,林宇峰彻底懵了。

那左脸肿胀的便衣挨了林宇峰一拳,这会他边扣手铐边喘吁吁地厉声呵斥:"给我老实点!敢拒捕?有你好果子吃!"说着,还抬手狠拍了一下林宇峰的头顶。

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对这突然的变故瞠目结舌。

"你们干什么!为啥抓我!你们有证件吗?"

林宇峰挣扎着被三个人拖向大厦的旋转门。他想起刚才警察只亮了枪,却没有亮证。

那勾腿的警察停住脚,看了他一眼,把枪交到左手,右手从怀里抻出警官证,在林宇峰面前一亮。

"东城分局的。你犯了什么事儿,自己清楚。到地方再说。走!"

说话间两人互相瞪视着,都有股恨恨的气势。

这时候,大堂里已经站满了或莫名惊诧或窃窃私语的人。这座高级写字楼里,往来穿梭的上班者没人注意到,楼里的保安啥时候换了个新面孔。

众目睽睽下,林宇峰被铐着拖到大门口。便衣伸手拉门的时候,有个女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能等一下吗?"

即将出门的四个人一愣,纷纷回过头来。

喊话的是个叫人眼前一亮的年轻女人。三十岁左右年纪,齐耳短发配着一张耐看的圆润冷艳的脸。一副高挑身材,裹在藏蓝色裁剪合体的职业裙装里。整个人看上去干练而美丽。

"你有什么事?说!"拿枪的警察态度很生硬。

"我,没要紧事。"女人先回避了一下警察的锐利目光才说,"我这里有一些纸,给他擦擦脸上的血吧。"

说着,女人也不等答复就踏上几步,从包里抓出一把软纸塞到林宇峰手里。然后沉默地让到了一边。

三个便衣盯视着女人,又看了看林宇峰手里的纸。没看出什么问题,这才拉开门把林宇峰提了出去。

一直到坐进警车里,林宇峰才有机会用手里的纸擦干脸上的血。同时做了两个纸团塞住鼻孔。

一路警笛长鸣,警车开进不很远处的珠峰路派出所。随即林宇峰被押进拘留室里。没人搭理他的问话。就这样关了大约半小时,才有人来把他带到审讯室去。

审讯室照例是一间光线阴暗的屋子,亮着灯,中间隔着一行铁栏杆。林宇峰坐下来先适应了下灯光。透过栏杆,他看见对面桌前坐着两个警察。右边那个两杠一星有三十六七岁,正是刚才那掏枪抓他的警察。

和抓捕现场的凶神恶煞不同,现在这警察脸上的表情很平和,甚至还有点笑意。那是一种胜券在握的宽容。看到林宇峰坐稳,他甚至起身掏出一包烟,拿出一根让犯罪嫌疑人。

"抽烟吗?"

"... ..."

林宇峰目视前方,摇摇头拒绝。他刚从极度的愤怒中冷静下来。意识到警察不可能无缘无故就抓自己。这里面的蹊跷将通过这次审讯见到分晓。

刚才在拘留室里,有一个时刻林宇峰想到了那好心递给自己纸巾的女人。想起她白皙美丽的容颜,佩服她临变不惊的勇气。那种时候,当明哲保身的看客才是最适宜的。

林宇峰来上班的时间很短,平常就在大厦大堂里象征性巡逻。对身边穿梭往来的男女,他并没有刻意留意过谁。

也许,他不留意别人,不等于别人不留意他。

"那要不要弄点水给你洗洗?"警察的语调和蔼如对家人。

"不用了。可以的话请给我一杯热水喝。"林宇峰看着那警察和颜悦色的脸,开口要求一杯白开水。

"可以。"

警察点点头。旁边记录的女警起身出去。一会功夫就端着一个大号纸杯进来。打开铁栅门,把水放在林宇峰面前的小桌上。林宇峰戴着手铐,接过纸杯一饮而尽。

喝完了水,林宇峰抬起手背擦擦嘴角。只听那警察说:"好,咱们转入正题吧。"

女警坐好,摊开纸,拿起笔凝神记录。

"姓名?"

"林宇峰。"

"哪三个字?"

"树林的林,宇宙的宇,山峰的峰。"

"年龄,籍贯。"

"二十五岁,山南省崇宁市鹤鸣县城关镇人。"

"你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不知道。"

"呵呵,那你肯定也不认识何平川何老师吧?"两杠一星语调讥讽。

"不认识。"林宇峰看了警察一眼,平心静气地回答说。

"呵,你还想抵赖到什么时候!何平川!你的同伙李四亮已经招供了。你想想顽抗的后果。"那警察狞笑着,猛然拍了一下桌子。

"警察同志,你凭什么认为我是什么何平川呢?你总得有证据啊。"林宇峰很纳闷地问道。

"证据自然有,不然怎么会动手拘你!你最好老实一点,主动交代自己的问题。不自量力的抵赖对你毫无好处。"

林宇峰不得不低头沉默。

"当然了,如果你想顽抗到底,那也随便你。涉毒犯罪的严重性,你自己应该知道一点吧?"警察说着,点起手里的烟吸上一口。然后站起身走到铁栏杆前,打量着林宇峰。

"何老师,我劝你还是悬崖勒马吧。你不主动,一旦别人主动了,你就没有机会获得轻判了。你自己考虑。"

"警察同志,你说的话我完全听不懂。我宿舍里有我的身份证,毕业证、退伍证等一应俱全。我才来燕京市十几天。我的个人历史清白,经得起任何调查。"林宇峰翻着白眼,口气很硬地说。

"小楚,你把通缉令拿给他看看。我看他是不到黄河心不死。"那警察又盯着林宇峰的眼睛看了十几秒,吩咐后边的女警。

小楚起身打量了一眼林宇峰,从桌上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两杠一星用眼神示意她递到里面去。

林宇峰接过那张A4纸打印的通缉令,刚看了一眼自己也傻了。这通缉令上的罪犯照片,怎么和自己长得这么像呢?除了那个人留着一副浓密的唇髭,脖子稍有点歪。其他的包括神情都很像自己。

这特么邪门了。还有这样巧的事?

仔细端详了照片后,林宇峰埋头阅读通缉令上的文字。

公安部A级通缉令

(何平川彩色照片)

编号:XXXXXXXXX

犯罪嫌疑人何平川,男,现年33岁。汉族,山北省花江市市南区人,中学化学教师出身。家庭住址:山北省花江市市南区红星街6号院。身份证号码XXXXX...,身高一米七八。体型中等偏瘦,后背微驼。讲普通话有较明显山北花江口音。何平川系燕京市6.12特大贩毒案的重要在逃者。并涉及数起贩毒有关的故意伤害案。希各地公安机关和人民群众积极留意,有提供有效线索或缉捕有功人员,将予以人民币五万元以上的奖励。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X年X月X日

林宇峰看完了通缉令就知道是个误会。不怪警察和提供线索的人民群众,主要是自己长得和这家伙有点形神兼备了。

眨了眨眼放下通缉令, 林宇峰先叹了一口气,继而咧嘴苦笑了起来。他抬起头看一眼铁栏杆对面那吸烟的警察,再想想自己鼻孔里塞俩纸团的尊容,忽然觉得这场面简直滑稽到家。

"你笑什么!何老师,你不会说这照片不是你吧?"警察紧盯着林宇峰的眼睛,他习惯于从中看到罪犯说谎时眼神的慌乱和躲闪。

"警官,你仅凭我和这个人相貌相似,就抓我?"林宇峰语带讥嘲地迎着两杠一星的目光说。

2.

"呵呵,你还要继续演戏吗?何老师,我觉得你这个人很有意思。别人犯了案都是拼命外逃,天涯海角唯恐无法藏身。你却留在燕京,堂而皇之地当起大厦保安来了。你说,我是该佩服你的胆魄,还是该嘲笑你的弱智?或者,你把我们警察当弱智?"警察依旧狞笑着说。

"呵,我不是什么何老师。通缉令上说,何平川有较明显的山北花江口音。可我是山南崇宁人,我的普通话也比较纯正。这之前,我从未到过燕京市。我的履历很简单:十八岁从老家考入山南大学法学院。大学二年级应征入伍,在B集团军XXX机步旅服役两年。退伍后继续上学。去年本科毕业,在家照顾生病的父亲一年。所有这些都是有案可查的。请你们去搜查一下我的行李箱,那里有我所有的证件。你们再按图索骥,看看我有没有撒谎。你们还可以比对一下我的指纹,看看是不是什么何平川!"

林宇峰说到这里忽然愤慨起来,他猛地一拍面前的小桌,弄得手铐叮当作响。纸杯滚到了地上。

两杠一星听看到林宇峰振振有词且眼神犀利,没有一点露怯的地方。他那爆棚的信心忽然间动摇起来。因为在审问林宇峰之前,他已经能向副局长吴伟明通报了何平川落网的消息。看来是自己太沉不住气了。怪只怪面前这个人和那个何平川长得太像了。自己手里又没有何平川的指纹,要不刚才进来一核对就能明白。

难道真搞错了?可这家伙这长相,不应该搞错。

两杠一星皱眉思索着,掏出手机拨号:"喂,郝鹏。你们搜查完没有?那赶紧回来啊!什么,堵车了?"

两杠一星泄气地摁断手机,他还是有点不甘心地打量着林宇峰。

"你一个大学生为什么要干保安这种工作?"

"我是要等一个附近住的人。"

"什么人?"

"我大学同学。家就住在珠峰大厦附近荷园新村。我们几年没联系了,我好容易找到她家。邻居说他们搬走好久了,就她妈有时候回来看看。"

"于是你想在附近找份工,然后常去她家转转?希望能碰到她本人或者她母亲?"两杠一星说。

"正是这个意思。这上班才三天,就叫你们给抓了。"林宇峰翻着白眼不满地说。

"你等的这个人是你前女友吧?"

两杠一星已经预感到,他们极可能是抓错了人。他开始舒缓紧张的气氛,为后面的道歉做好铺垫。当然,最终的认定还得等搜查的那几个人回来,看过证件核实之后才行。

"这是我的私事。你问得有点宽了吧?"林宇峰呛声回敬道。这种不分场合的打趣,叫人十分反感。

"你别生气,如果事实证明我们错抓了你。我们会诚心道歉,并帮你挽回影响的。"

"这个... 也不能说全怪你们吧。主要是我和这家伙长得比较像。"林宇峰又抓起通缉令端详了一下,确实很像。他苦笑起来。这叫什么事儿啊。

接下来,两个人都开始沉默下来。直到叫小楚的女警接到一个电话。

"简队,郝鹏他们回来了。带来了这个... 林宇峰的所有证件。你去看看吧。"小楚放下电话说。

两杠一星又看了林宇峰一眼,没有再说话就推门出去了。林宇峰这时才算放松下来,也有心情打量一下容貌俏丽的小楚。只是他从小是个中规中矩的孩子,打量女孩也是中规中矩。并没有那种叫人恶心的馋相。

小楚只神色严肃地看着旁边的白墙,丝毫没有对这个身份不明者假以辞色。

两杠一星回来了,进门就拿出钥匙要给林宇峰开手铐。

林宇峰躲闪着说:"你先等会,先把话说清楚。"

两杠一星带着歉意的笑容说:"小林,对不起啊。是我们搞错了。给你造成的负面影响,我们局里负责消除。我叫简爱国,是东城分局刑警队的。"

"那你们耽误了我上班,给我打破了鼻子呢?怎么说?"林宇峰不依不饶地问道。

"小林同志,你也曾是一名军人。请问你是共产党员吧?"简爱国看林宇峰似乎要提额外要求,立马将了他一军。

林宇峰没想到简爱国这时候跟他说起这个,他支吾了一下无语了。

"对不起,我不是党员。主要是我还不够格。"林宇峰不得不正色地回答道。

"那你也曾是一名军人吧?军警不分家,都有自己的荣誉是吧?所以,请你原谅。事出有因,主要是他和这个犯罪嫌疑人相貌非常相似。接到群众举报后我们过去查看,这才发生误会。"

简爱国说着大道理,终于就手打开并摘下了林宇峰的手铐。这一下,当过兵的林宇峰也不好意思不高姿态了。他只好对这次误捕行为表示了理解。

"那这样,小林。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中午,我请你吃一顿便饭。顺便给你道歉压惊。下午我派个同志去你上班的地方找你们领导,给你消除影响。解释误会。"简爱国看着林宇峰的面部表情,边说边将他领出了审讯室。

午饭是在派出所的小食堂里吃的,不过饭菜比较丰盛。席间,简爱国带着歉意说,请‘小林’原谅他们这些穷警察,大餐吃不起,只能在食堂将就一下。

此时林宇峰的坏心情已经消失了,他饥肠辘辘开始低头吃饭。

简爱国说:"小林,你在部队当什么兵?身体反应很到位嘛。"

林宇峰被劝说喝了一点酒,他抓着一根鸡腿啃着接话:"您看我当的什么兵?我是个大学生士兵。"

郝鹏抚着脸在旁边说:"兄弟不打不相识。我以茶代酒,敬你一个。我们是接到了群众举报后,才知道‘何平川’在珠峰大厦露面的消息。简队还说,这姓何的胆子忒肥了。居然到我们眼皮底下溜达来了。是不是觉得灯下黑啊。"

林宇峰和郝鹏碰了杯一饮而尽。酒酣耳热,想吹点牛皮了。

"老弟我,一到部队就说,既然来当兵,那就像个兵样子。我一定要到侦察连去。没想到新兵连摸爬滚打三个月,我还真去了我们旅侦察连。只不过我当兵的时间太短,只有两年。没过够瘾就退伍了,还得接茬回校读书啊。"

郝鹏说:"我们简队也是侦察兵出身。少校军衔,A集团军侦察营的教导员。"

林宇峰一听,趁着酒劲起身立正敬礼,口称首长。

简爱国咧嘴笑道:"别首长了,我都转业五六年了。小林,你能理解我们的难处,这最好了。怎么也是在部队受过组织教育,和社会上某些闲散青年相比,那精神风貌就是不同。"

林宇峰摆摆手,不好意思地笑。回忆起往昔的军营生活,某种神圣感油然而生。

下午林宇峰喝得有点醉醺醺的,被刑警郝鹏开车又送回了珠峰大厦。郝鹏找到了大厦的保卫部长,诉说了上午错抓人的事,希望这件事不要影响到林宇峰以后的工作。

保卫部长自然乐得顺水推舟。毕竟林宇峰是他负责招聘来的。万一真是错招了逃犯,那就是很严重的失职。大厦的总经理就要处理他。现在看来是一场误会那最好了,就成了皆大欢喜。郝鹏走后,部长心情倍好,直接给林宇峰放假半天,叫他回宿舍睡觉醒酒。粘上血的制服如果洗不干净可以再领一身。林宇峰走后,保卫部长赶紧去向大厦总经理汇报情况。

第二天上午,林宇峰制服笔挺,又出现在大堂里的保安岗位上。

3.

上班打卡的时间快到了,白领人群陆陆续续地向电梯间走。林宇峰希望能见到那个好心的美女。当面对她的善行道谢。

可是他一直没看到那个女人出现。大约十点钟的时候,却有一个瘦高的女孩来到了他面前。

"喂,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昨天被铐走的那个人吗?"那女孩身材高瘦,相貌长得也不错,只是言行有点乔张作致。

"警察抓错了人,我就回来了。"林宇峰苦笑着,言语简短地回答了问题。这女孩已经是今天第四个好奇者了。

"奥,抓错了?那昨天我受了惊吓,我的高跟鞋后跟跑掉了,谁负责?"女孩一听后口气一变,开始盯着林宇峰不依不饶起来。

"那,这事儿总不能我负责吧?我也被打破了鼻子,一脸血。"林宇峰口气不悦地回答。

"我一双鞋上千块,我的精神损失费呢?"女孩说起话伶牙俐齿。

"这个,是公安他们抓错了人。我也是受害者。您这事儿,得去问问公安局吧。"林宇峰说。

"我就问你。不是你在我身边跑过,我怎么会吓到?"女孩晃动着手里的女包,强词夺理地说。

"那我叫我们领导来和你谈谈?小姐,你能别挤兑我吗?我够倒霉的了。"看对方这样,林宇峰有点急了。

"谁挤兑你了?你在这楼上问问,我李小婉挤兑过谁?好啊,你还敢叫我小姐,你这是侮辱我。你才是小姐!不,你是鸭子!"

女孩杏眼一瞪,仿佛就是林宇峰前世的仇人。那连珠炮似的发问叫林宇峰难以招架。直到大堂经理走过去,才算把林宇峰解脱出来。

林宇峰听到大堂经理很客气地称呼女孩"李总"。

后来,林宇峰不知道大堂经理如何处理了这件麻烦事。反正之后李小婉没再和他有过什么交集。

平安无事地过去一个多星期。等林宇峰又换到一个早班的时候,终于见到了那个好心的白领丽人。上午九点多钟,那女人拖着拉杆箱从旋转门进来,步履匆匆的像是从外地出差才回来。

女人看上去有点花容失色的疲惫,进门看到林宇峰一身保安制服站在那里,她半张着嘴十分惊愕的样子。继而她的脸色又有些苍白起来,仿佛是受了什么惊吓一样。

林宇峰心中暗笑,他赶紧迎过去敬个礼说:"大姐您好,谢谢您上次给的纸巾。好人好报。"

这一次他不敢再贸然叫人‘小姐’了。自从上次被那个姓李的女孩呵斥之后,林宇峰想到"小姐"这个词,如今基本是污名化了。实在不能乱叫。略一思忖了,他称呼了对方一声大姐。这总有点尊敬的意思。

"别...别客气。你,你怎么会还在这里?他们不是把你给... ..."那女人看着林宇峰眼神很紧张地问道。

"呵,是这样,他们抓错人了。当天就放了我。一点误会。再次谢谢您的善良。"林宇峰很感激地一鞠躬。他看到道谢的目的已经达到,就赶紧闪身到一边,为这女子让开路。

"可,可是你... ..."

那女人欲言又止,仍是满脸狐疑地看着林宇峰。最后才眼神游移着拉着箱子向电梯间走去。林宇峰皱着眉头,看着女人修长的背影若有所思。

走到转弯的地方,那女人又下意识地回头看,正好和林宇峰四目相接对。女人一低头赶紧离去。

林宇峰只能报以苦笑。真是无妄之灾,让他一个小保安一下变得引人注目。而这正是林宇峰最不想要的东西。

经过这个变故之后,林宇峰希望自己的日子能重新进入无波无澜中。他每天兢兢业业上班,下班之后只要时间允许,他都要到荷园小区陈冰家的房子那里看看。他找了一张不大不小的白色贴纸贴到那房子的防盗门上。上面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并告知陈冰自己已经来到了燕京。希望和她见面。

陈冰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是林宇峰山南大学的同级校友。陈冰是在外语学院,林宇峰在法学院。两个人结识的过程十分偶然。确切地说,是和一个叫麻建兵的富二代男生有关系。那次为了陈冰,林宇峰还和麻建兵打了一架。

林宇峰能打听到陈冰家这个住址,还是拜大学的班主任侯老师所赐。是侯老师不辞辛苦,设法查阅到了陈冰在外语学院的学籍档案。抄出了她在燕京的住址。当然这是很多年前的地址,现在也不一定就没有变化。

到燕京后,林宇峰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找过去。陈冰家的老房子倒是还在,没有出租,但是房门一直锁着。邻居说,有时候陈冰的妈妈会来看看。她家早就搬走好多年了。

就抱着这个唯一的线索,林宇峰在小区不远处的珠峰大厦找了一份保安工作。应聘时他没说自己上过大学,只说是退伍兵,来燕京谋生的。

没想到,这才安顿下来第三天,就被公安便衣给抓了。

陈冰家的小区比较老旧,照例被许多花花绿绿的广告招贴包围。林宇峰不得不小心地保护好那张纸条,不叫它被覆盖。与此同时,他也挖空心思向各类同学打听陈冰的下落。虽说燕京这样的大都市藏起一个人很容易,可是就同学关系来说,总有人能接触到她啊。

过了十几天,林宇峰的打探居然毫无进展。陈冰这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没了音讯。林宇峰不禁有些泄气了。有时候他会想起东城分局刑警队的简爱国。也许通过警察的帮忙能找到陈冰。随即他又否决自己的念头,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再和那帮人打交道。

这一天下午,林宇峰照例当班。不经意间一抬头,他敏感地看到一个不想见的人从外面进来了。林宇峰赶紧转过身子,他想借助去厕所的样子避免和那人照面。

来人就是五年不见的麻建兵,和两个女人。

即使是五年不见,看到那颗硕壮的身形和永远的寸头,林宇峰还是条件反射般地认出了麻建兵。

如果可能,林宇峰肯定是永远也不愿意见这个人的。尽管他们还算是大学同班的同学。

林宇峰才背过身,没抬起脚就被那泼妇一般的李小婉给发现了。

"喂,你往哪躲啊?上次的事儿还没完呢?我的鞋子到底谁赔?"一声尖尖的女声传来。

这一下,林宇峰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他以为那件事上次已经被大堂经理解决了。看来还没完。也许这些天李小婉出门在外,没工夫搭理他。

李小婉看到林宇峰转身,认为他做贼心虚。就直接跑到林宇峰的面前堵住他。后面的麻建兵和另一个女人也十分好奇地跟过来。

林宇峰直接逃不掉了,他站在那里,脸上的表情真比哭还难看。

他索性谁也不看,只盯着李小婉一个人。看着李小婉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林宇峰泄气到家,这一次他想破财消灾了。老和这样一个女人掰扯道理,林宇峰觉得自己一点底气都没有。

还没等林宇峰张嘴答话,麻建兵的一双眼睛就像锥子一样刺了过来。林宇峰尴尬万分地站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打招呼还是不打。

最后,林宇峰只好装作没有注意到麻建兵,他只对李小婉说话。

"那您说怎么办才算完呢?"林宇峰一定住神,就不软不硬地问道。

李小婉先看了看两位同伴,掐着腰盛气凌人地说:"精神损失费我就不要了,你赔我一双鞋。"

林宇峰冷冷地看着蛮不讲理的李小婉,口吻平淡地说:"那您说,我该赔您多少?"

"那双鞋是我一千二百元买的。我穿了几天,干脆你赔我一千块钱吧。"

林宇峰沉着脸,他仍旧没有看李小婉身边的两个人,而是伸手去掏自己的口袋。他记得兜里有五百块钱的。

4.

林宇峰在这里当保安的月薪是两千二百元,包吃包住。每月十五号发上月的工资。目前到发工资的时间还有三四天。

林宇峰掏出了五百元钱,他说:"我身上就这些,五百. 三天后我发工资,再赔给你五百,你看行吗?"

林宇峰的口气听起来十分客气,但是里面包含了很明显的愤慨。

没想到李小婉直接把钱接过来,笑嘻嘻地说:"行。三天后,我来领剩下的五百。"说罢还冲着林宇峰得意地眨眨眼。

林宇峰盼望着这三个人赶紧离去。可就在这时候麻建兵开口了。

麻建兵先呵呵地笑了一下,才说话。他说:"要是我没认错的话,你是... 宇峰吧?五年多不见了,你怎么在这里当保安了?我是麻子,你不会也认不出我了吧?"。

这一下等于将了林宇峰一军,他不能再装作不认识麻建兵了。既然人家以礼相待,他林宇峰也就不能再小心眼。

"奥,是...建兵啊。哎呀多年不见了,你不吭声我还真不敢认你。"尴尬过去,林宇峰脸上一下带上自然的笑意。

"小婉,你看你,这大水冲了龙王庙了。这是我同学。山南大学的同班同学,林宇峰。你快把钱还给人家吧,回头我给你买一双新鞋。你这开玩笑也没点分寸。"麻建兵笑着转脸对李小婉说。

"黎老师,这是林宇峰。也是咱们学校法学院的。因为当兵,比我晚毕业两年。"麻建兵又说。

麻建兵叫老师的正是那个递纸巾的好心女人。林宇峰有些诧异地抬眼,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