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军事
一天到晚游泳的鱼
发布时间:2019-09-10
 

文/Memory

在长江5号没有被袁野买回家的时候,它的命运可能就是被某个孤独寂寞冷的可怜虫买走,疏于照顾,最后死亡,被抽水马桶冲走。

有人说,金鱼的宿命就是抽水马桶。在马桶水里盘旋几圈,顺着水流去往无边无际的腥臭的地下世界,这便是它一生。

是的,长江5号是一条金鱼,银白的金鱼,它是卖鱼的小贩卖出的第五条金鱼,恰好那个时候《长江七号》热映,于是它便有了自己的名字“长江5号”。

 

(-)

袁野是在和许依依分手后的第二天出去的,他带着昨晚的宿醉漫无目的的闲逛,路过街边一个售卖金鱼的小摊,看到长江七号在浴缸里畅快地游来游去,银白色的鱼鳞在阳光下闪烁着点点光芒,格外好看。于是它便被袁野用盛满水的塑料袋拎回了家,五元钱2条,袁野只要了一条。

袁野很小心地把晾晒24小时的水倒进一个小盆子里,把将装着长江七号的袋子放进盆中浸泡,然后开始整理屋子里昨晚的狼藉。破碎的相册在地上躺着,溅了满地的玻璃渣像一条小溪,在午后的阳光下闪着凄惨的光。模糊中可以辨认出,照片上趴在袁野肩膀上的姑娘笑得很灿烂,黑溜溜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搭配着右边脸上的小酒窝,格外明媚动人。

袁野随手捡起相册,用力地丢进了垃圾桶。不是很大的房间里“咚”的响了一声,然后又恢复一片寂静。

整个下午,袁野都在看着鱼缸里的长江七号发呆。许依依的话像是一根根钩子,深深勾出了他内心的恐惧和不安,也戳痛了他最要命的自尊。

“说好听了你是一个歌手,说难听了,你和路边的乞丐有什么区别!”许依依的话一直回荡在袁野的脑海里,如永动机一样无法停止。

(二)

长江5号在袁野家已经生活了一周,它从未听到过袁野开口讲话,只是听到袁野在不停地地练吉他唱歌。似乎每一首的曲调歌词都一样,又似乎不一样。

长江5号很希望自己能记住袁野唱的每一首歌,可是它做不到,因为鱼的记忆只有七秒,每次都是刚记住一个音符转眼就忘掉了。

记不住的话那就好好欣赏吧,长江5号安慰的想着,当它游完一圈的时候却转眼就忘了。袁野的歌不是鱼的语言,对于长江五号来就是无法破译的密码,它记不住更欣赏不了。袁野喜欢趴在桌子上默默的看着它,于是它便拼命的游泳。任由小小的身躯720度的来回的旋转,把自己舞成一把妖娆的剑,可是舞着舞着,它也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而舞。

(三)

距离分手已经一个月了,也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在床上摊着吉他的袁野听到楼下嘹亮的车笛声响个不停,边探出头道窗外观望。只见穿着背心短裙的许依依趾高气昂的下了车,那姿态,就像一只骄傲的白天鹅。

许依依是过来要东西的。她和袁野刚认识的时候,送了袁野一条项链。项链并不值什么钱,是在批发街上的一家小精品店随便花了几十块钱买的。项链的吊坠上是一条游泳的鱼,形态正好定格在鱼跃的时候。

许依依说袁野就像一条一天到晚游泳的鱼,一直游个不停,游啊游啊怎么也游不到彼岸,他想和袁野一起游泳,一起游到彼岸。袁野收到项链的时候,开心的不知所措,就买了一条真的活着的金鱼送给了许依依,而在分手前,许依依当着袁野的面,把那条金鱼扔进了抽水马桶,金鱼挣扎着盘旋了几圈,便顺着马桶口的黑洞钻了进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许依依盛气凌人的站在袁野家门口,指着袁野脖子上的金鱼项链,要他摘下来。袁野光着脚坐在床上,望着许依依脖子上金光闪闪的项链没有说话。许依依干脆走近袁野,伸手去夺,袁野瞪大了眼睛躲闪不及,随着清脆的一声响,项链断成两截,金鱼吊坠在地上弹了几下,滚进了床底下的灰尘里。许依依头也没回,抓着没有吊坠的项链离开了袁野的小屋。

“我还以为你是回来陪我一起游泳的”。袁野终于开口说了这么多天的第一句话,但是没有人回答。

(四)

又是一年的情人节,袁野独自在家喝酒,一年前的今天,是许依依上门要项链的日子。

袁野突然想起了自己不是独自一人,还有长江5号。长江5号长大了一些,但也没有很大。陪伴袁野的日子里,它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孤单。因为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孤单也只有七秒。

袁野醉醺醺地抱着鱼缸,要给长江5号换水,可就在那一霎那,袁野被凳子绊倒,鱼缸“嘭”的一声摔落到地上,长江5号被突然的水流冲落到了地上,长江5号感到从未有过的惊恐,又感到从未有过的欣喜,原来鱼缸不是整个世界,在世界之外还有世界。

(五)

长江五号在整个鱼生中跃的最高的一次,就是落在地上的那一次,而袁野截止那一夜喝的最多的那一晚,就是长江五号跳的最高的那一晚。

第二天,当袁野从地上醒来时,旁边的水渍已经干涸,长江5号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天花板,仿佛要把天花板看穿。

袁野不是许依依,他没有把长江七号冲进马桶,而是买了一盆绿萝,把长江5号埋在了花盆里,这株绿萝的名字叫做“长相依”。

也许,鱼的记忆只有七秒,但是鱼一旦开始游泳,就会游一辈子。

作者简介:Memory,精神病患晚期,性别女爱好写故事,喜欢一个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