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管理
人工智能正给我们带来第四次科技革命,这会成为人类浩劫,还是人类腾飞的机会?
发布时间:2019-08-08
 



现在的机器变得越来越比人类聪明,但真正的人工智能说的话,是不可以相信的。为什么呢?


想象你走进了一个完全黑暗的房间。


你可能会害怕黑暗中潜藏的怪物,也可能会立即开灯,避免撞到家具。这个黑暗的房间,其实就是AI的未来。不幸的是,很多人以为我们走进房间时会遇到一些邪恶的,超智能的机器。


这种恐惧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当时英国数学家欧文·约翰·古德(Irving John Good)在布莱切利公园(Bletchley Park)与阿兰·图灵(Alan Turing)一起担任密码学家,他发现了以下结论:


超智能机器是一种智力超越任何高智商人类的机器,而它又可以设计出更好的机器,如此循环,这最终将是一场“智能爆炸”,人类的智慧将远远落后。所以第一台超智能机器应当是人类制造的最后一项发明,只要我们能够控制它,就不会产生危险。


不过,一旦超智能机器成为现实,它们可能根本不会温顺,而是成为一个终结者:让人类作为一个子物种,无视人类权利,追求AI自身目的,忽视它们的行为对人类生活的影响。


再将时间快进半个世纪到现在,AI技术的惊人发展让许多人相信当年所说的“智能爆炸”是一个严重的风险,如果我们不小心一点,很快就会走到终点。


正如史蒂芬·霍金在2014年提出的那样:全人工智能的发展可能意味着人类的终结。


而特拉斯CEO马斯克也曾经说过,我们应该非常小心人工智能,让我猜我们最大的生存威胁是什么,那可能就是......通过人工智能,我们正在召唤恶魔。


许多人坚信着这三个教条,一是未来可能会制造出某种形式的人工智能,这个转折点将被命名为技术奇点;二是人类面临着被这种超级智能所主导的主要风险;三是当前这代人的主要责任是确保奇点不会发生,除非能确定它是良性的,并将使人类受益。



现在,他们都觉得,未来五年内能通过图灵测试的计算机会出现。


图灵测试是一种检查AI是否接近人类的方法。你在另一个房间问两个代理人问题,一个是人,另一个是人造机器,如果你不能说出他们两者答案之间的差异,那么机器人就通过了测试。


但这是一个粗糙的考验。想想驾驶考试:如果爱丽丝没有通过驾驶考试,她就不是一个安全的驾驶员,但即使她通过了,她仍可能是一个不安全的司机。图灵测试为一种智力形式提供了必要但不充分的条件。即便如此,也没有AI曾经克服它。


这种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微软曾经推出过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Tay,但16小时候,他们将它移除了。因为Tay在跟人类互动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聪明,甚至学会了支持希特勒,走向了反人类的道路。


但事实上,Tay只是吸收大家给他发送的消息,然后根据此作出反应而已。


它不是自己想出来要成为恶魔的,而是人类给它的错误引导,让它学会了什么是邪恶。


真正的人工智能在逻辑上不可能存在。我们不知道如何设计它,因为我们对自己的大脑和智能如何运作都知之甚少,这意味着,我们不应该因为一些超智能可能会出现而失眠。


真正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智能技术对我们如何构思自己的方式产生了巨大影响。


因此,比起担心未来遥不可及的超人工智能,我们更要关注AI的实际挑战,避免在设计和应用中犯下代价高昂的错误。


如今,很多机器都可以做出惊人的事情,包括跳棋,国际象棋和围棋,玩得比我们更好。然而,它们都没有跳出其数学逻辑的限制,不知道什么是主动思考。


这就是我所定义的第四次革命。我们不是宇宙(哥白尼),生物王国(达尔文)或理性(弗洛伊德)的中心。在图灵之后,我们与数字技术共享信息圈。这些AI在很多任务中都能胜过我们,但它们不比烤面包机更聪明。


AI带来的影响,让我们重新评估人类在宇宙中的角色定位。我们自以为聪明,因为我们会下棋名但现在手机都能打赢围棋大师;我们自以为自由,们可以买任何想要的东西。现在,我们的消费行为却可以通过像一个小小的平板设备来预测。



AI技术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样一个事实:


当我们猜测超智能的可能性时,我们越来越多地将对世界的认知交给众多的设备,传感器,应用程序和数据中,技术可以取代我们的记忆,帮助找到从家到办公室的最快路线,或者发现冰箱的最佳价格。


通过分析自己的输出作为下一次操作的输入,AI可以在很多方面做得比我们做得更好,比如由Google DeepMind开发的计算机程序AlphaGo赢得了世界上最好的围棋选手,因为它会使用与自己玩数千场游戏,“学习”如何提高自己的性能。


所以,比起无所谓的担心,我们更应该专注于当下技术真正要面临的道德伦理挑战和算法革新风潮。


最后,我列出这四点建议:


我们应该让AI环保。我们需要AI技术来解决当前世界的问题,从环境灾难到金融危机,从犯罪,战争到饥荒,从贫困无知,到不平等的世界发展。


我们应该让AI人性化。它永远是服务人们的目的,而不仅仅是手段。


我们应该让AI的对人类社会起作用,数百万个工作岗位将被打乱,消除和重塑。


我们应该让AI的预测能力更自由。营销产品和广告推广,不应该过分打扰人们的生活。


维吉尔在但丁的地狱中暗示说:“不要说话,而要看,然后穿越它们。”


让哲学的思考去指引世界吧,现在我们需要处理更紧迫的问题。


长按二维码

关注 沙丘科技评论(ID: dune2018)

获取全球第一手科技进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