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地理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发布时间:2020-02-10
 

在《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与《小飞象》两部真人童话改编电影系列作品相继收获了票房于口碑上的失败之后,《阿拉丁》上映一周后就取得了全球票房2.07亿美元的傲人成绩给坐立不安的迪士尼吃了一颗定心丸,未来还将在真人童话改编电影的路上走的更远。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那么把自家的动画童话电影改编成真人童话电影的做法究竟是时代发展下的进步,还是换汤不换药的炒冷饭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让我们重新回到迪士尼发展真人童话改编电影作品的最初时代,从这种类型电影的发展中,探讨它未来的发展前景。

最初的失败尝试

早在1994年,迪士尼就尝试过把自家的动画电影作品改编成真人电影,《森林王子》在今天来看,可能无论是从特效还是剧情上都显得有些简陋和过时,但是在当时的那个年代,这样大胆创新的思路与想法,可以说是走在时代前沿的,那就对经典IP的重复开发与利用。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好莱坞开发一个新的IP系列,不仅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恰到好处的运气,而且也常常会在一念之间,形成一夜红火和一落千丈两种结局。

简而言之就是开发一个像星球大战、星际迷航或者异形这样的IP,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同时还要面临着血本无归的巨大可能,这样的结局显然不是电影公司所能承受的,为了避免风险,好莱坞的电影公司经常会对票房大卖的IP系列,充分利用,比如说越拍越多的《速度与激情》、《星球大战》、《异形》。

而对于迪士尼而言,其漫长而悠久的发展历史中,诞生过无数部经典而又熟悉的动画佳作,这些动画电影,不仅可以对其制定推出续集的计划,同时对剧情丰满而又有现实意义的作品,还可以改变拍摄为真人童话电影。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说干就干,可是在特效技术不发达,电影拍摄不成熟的九十年代初,想要在大银幕上用真人拍摄出与动画片中惊人场景别无二致的画面,显然是不科学且无法实现的。

在特效上大打折扣的《森林王子》,其电影画面的真实感显然无法达到打动观众内心的效果。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票房与口碑上的双重打击,让迪士尼放弃了对真人童话改编电影的尝试,等待合适的时机,重新开始。

暗黑风格下的纯真童话

直到2010年,一部基本不受影视界和观众看好的《爱丽丝梦游仙境》,成功击败了当年度的众多票房大片与特效大片,成为当年度的票房黑马,斩获了多项奥斯卡奖项,并最终成为了迪士尼新时期真人童话改编电影的开山之作。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结合了原著作者英国文学大师刘易斯·卡罗尔古怪而童真的文笔,在导演蒂姆·波顿崇尚哥特主义风格和色彩的影响下,《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改童话中简单而梦幻的剧情表现,带着浓郁的暗黑氛围、游离于现实与梦幻之间的思考,为观众们打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梦幻世界。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与动画片所不同的是,影片贯穿于梦幻之旅中的还有电影的另一条线索,那就是爱丽丝的成长之路,追寻自我的历程。

在经历梦幻世界惊险又刺激的旅程之后,爱丽丝从梦幻世界形形色色的人物身上取得了面对现实,面对生活的勇气与渴望。

同时跟随着主人公的一路历险,观众们也能从其中获得对人性,对善良,对现实生活更深层次的理解,使得电影的现实意义瞬间得到了提升。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这部《爱丽丝梦游仙境》可以说是迪士尼真人童话改编电影发展之路上,一部里程碑式的1作品。导演蒂姆·波顿也因此获得了个人事业的又一个上升期。

之后的《沉睡魔咒》可以说对《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思想与风格理念作了更广阔的探索,《睡美人》的童话故事可以说人尽皆知,怎样才能让这部经典之作,重新获得生命力,为更多的观众所熟知和喜爱呢?迪士尼持着慎重而大胆的考虑,照葫芦画瓢,只是特效和演员的改变,显然是不行的。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沉睡魔咒》为童话电影的制作,提供了新的思路。

颠覆童话,重塑经典,用暗黑风格重新演绎,这种看似离经叛道的做法,加上对时代发展下,女权主义和人性善恶的深度探讨,使原本低幼化的动画电影脱胎换骨,成为老少皆宜的电影佳作。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然而,或许是前两部作品给观众太多的惊喜与冲击,紧锣密鼓,纯商业化制作的《爱丽丝梦游仙境2》和前不久刚上映的《小飞象》,虽然依旧是暗黑风格,依旧有着同样出色的视觉效果,但终究还是票房遇冷,口碑不复。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显然单纯走暗黑风格,单纯的反向重复演绎,不变的剧情和故事套路是无法一直博得观众的欢心的。

公主与爱情的梦幻世界

与暗黑系童话改编相反的是迪士尼另一个改编方向——照本全抄的真人演绎。

从《灰姑娘》、《美女与野兽》、《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到如今的《阿拉丁》走的就是这样一条路。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有人可能会觉得,迪士尼这样博情怀的套路能够取得观众们的认同吗?答案显而易见。既然有些经典注定是要恒古不变的流传,那么对它进行不恰当的改编反而会引起原作粉丝和大量影迷们的不适。尊重原作,遵循经典成为了迪士尼的现实选择。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当英俊潇洒的王子迷途知返,当善良别致的女孩最终成为公主,恒古不变的爱情童话注定会在迎来圆满结局的同时,收获无数观众的泪水,继续流传下去。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在迪士尼造梦工厂的商业流水线上,从选择贴近角色的演员到适合故事风格的导演,再到特效制作的高标准,一部美妙的真人童话加上些许政治正确,内容三观符合时代发展的改变,就完美出炉了。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灰姑娘》、《美女与野兽》、《阿拉丁》的成功可以说与迪士尼的正确选择离不开关系,但是也并不是所有的时候都会奏效,像缺乏观众基础,没有原作动画电影作支撑的《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就在意料之中迎来了失败的必然结果。

CG特效下的色彩斑斓

除了满足不同年龄段观众需求的暗黑系童话真人电影改编,“公主梦”的真人演绎。关于以动物世界或者奇思妙想生物为主角的电影,就不得不拉出功不可没的CG特效技术了。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从《指环王》中,“咕噜”一角采用动作捕捉和CG特效渲染开始,好莱坞的电影制作技术越发先进而细腻,到今天几乎可以完全不依靠模型制作拍摄场景,来进行电影的场景与特效制作了。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从《奇幻森林》中,栩栩如生的动物世界打造,到《彼得的龙》中,那一只展翅翱翔的梦幻巨龙,再到《克里斯托弗·罗宾》中完全还原童话故事角色形象的小熊维尼一众充满人性色彩的动物朋友。

在迪士尼的打造下,一批又一批的观众,为了一睹童年时的内心梦想成真,一次次的买单进入充满情怀和惊奇的电影世界,随着一个个主人公在历险中,收获别样的喜悦。

不同文化元素交融构筑下的奇特效果

从《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吸收了俄罗斯芭蕾舞歌剧元素,到《奇幻森林》对雨林原始文化的改编与演绎,再到如今票房大卖的《阿拉丁》中色彩纷呈的阿拉伯式歌舞元素。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在迪士尼的真人童话改编电影中,我们总能看到文化交融下的绝佳效果,感受当代世界愈加紧密的联系与结合。

展望未来发展

未来,即便有些作品会遇到票房失利,或者口碑不在的境遇。但是拥有无数IP的迪士尼显然不会在乎一两部电影的失败。

单是今年和明年已经确定要上映的真人童话改编电影就已经有四至五部之多。其中包括即将于今年7月19日上映的《狮子王》、定档2020年3月27日上映的《花木兰》和定档5月29日的《沉睡魔咒2》。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而已经提上日程,列入拍摄计划的更不止这么几部,耳熟能详的《小姐与流浪汉》、《花木兰》、《小美人鱼》、《星际宝贝》、《白雪公主》、《匹诺曹》等等,都已经成为板上钉钉的拍摄计划。

随着未来迪士尼流媒体的上线,除了大银幕上会有接连不断的真人童话改编电影,迪士尼还会在自家网络平台上不断推出网络电影版的真人童话改编电影。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目前迪士尼至少有9部自制的“网络真人大电影”正在准备筹划中,预算从2千万至6千万美元不等。其中有两部动画音乐电影将翻拍成真人电影,分别是1955年的《小姐与流氓》与1963年的《石中剑》。

从《森林王子》到《花木兰》,迪士尼真人童话电影改编发展之路

可以看到,虽然迪士尼的真人童话改编电影系列作品一路发展至今,不免存在着许多炒冷饭和重复演绎创作的弊病和问题,但是依托先进的拍摄技术和巧妙的时代元素引入,加上正确的演员与导演选择,迪士尼的真人童话改编之路还会持续很长的时间,并为迪士尼的发展减少许多IP开发和创作上的风险和亏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