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爱情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发布时间:2019-07-09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远古时代的一片汪洋,

早些年废弃的小学,

如今成了中原民宿的一个范本。」

在同行友人感叹声中,我已被摄魂夺魄而说不出话来。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这里是「云上院子」,位于河南焦作修武县一个叫金岭坡的小山村,属太行山南麓。

中原祖地,巍巍太行,夕阳如喋血,秃枝作钢枪,山石里潜藏铁血胆魄,萧瑟肃杀间,以当地山石为材所建的云上院子,恍若军堡,肌理与太行山魂相得益彰,硬气十足。

我前一天还在松阳,那种时空倒转,南北对比,更是直观。

其间震撼,当真无以言表。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我见惯了南方的山居,齐整的竹与松,祥和的炊烟,温婉、宁静、悠然,大抵逃不脱这些词汇。

但此间太行却是绝不一样的北方山居,硬气、肃杀、浩大。

南方是婉约派,民谣系;北方是硬派,摇滚系。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灰色砌石、层层青瓦、斑驳原木。

山村、石屋、古树、大院、老宅。

南方民宿也不是没有石头房子,我曾去过的台州草宿,温州外水良,都是石头建筑。但同是石头房,云上院子完全是另一种气质。

我原以为石头与石头,不过品类、大小、颜色差异,此刻才知,石头的灵魂也会不同。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我总觉得那山石间,潜藏着无穷尽的力量,那石头的骨子里的魂就是硬气的,有非同寻常的胆魄。

以《男儿当自强》的词句最为贴切:

胆似铁打,骨似精钢,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于南方山居,我最爱听些乡村民谣。

但在云上院子,走过石板,穿过石拱,抚摸着石头建筑的肌理,那些乡村民谣好似都成了靡靡之音。

巍巍太行,何为「巍巍」?当需中国大鼓,最精壮的汉子,喝三大碗最烈的酒,尽全身气力「咚!咚!」慷锵起鼓,肌肉隆成铁块,大筋如龙蛇,热血蒸腾如雾。

如此方配得上巍巍二字。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主人老彭(彭志华)说,现在是最不美的时候。

此时,秋日刚过,万山红林落尽,鲜花已败。冬雪又未来,茫茫雪景,北国风光也不得见。

于是视野所见四野都是萧瑟,枯草秃枝灰山石。

但我却觉得能得见此山如此气韵,便已不枉此行。且「最不美」也不见得。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没了颜色的点缀,于是山的肌理更是明显。山体如褪去衣裳,赤条条,于是最原始的样貌显于人前。

树梢间彩色羽毛的喜鹊也没了隐藏的枝叶。

那秃树枝上突然飞来一只鸟,把灰白单调的世界挂上一抹彩色,一瞧原来是那毛羽鲜亮的喜鹊鸟,这种惊喜之情,想来是其它季节所无法有的。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白衣服的就是老彭(彭志华)

老彭即是主人,也是设计师,长得便很是艺术家的样子,不爱谈商业,只爱谈乡村。一说乡村,便双眼放光。

早几年,他在河南莫沟村做乡建。莫沟村曾是典型的空心村,年轻人外出,老人留守,然后剩下的村民告别一个时代,陆续搬到岭上,建起千篇一律的平房。

只留下被荒废的184孔窑洞,和回忆中的田园阡陌。

回不去的乡村,成了难捱的乡愁。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有一天,人们从土里扒出8孔窑洞,它曾是某个苗姓大户的宅院,后来变成私塾,变成小学,然后被尘封在土泥里。

老彭就用这8孔窑洞,建造了窑洞图书馆「苗家书屋」,24小时向村民开放。

图书馆成了乡村复兴的一个切口,在政府推动下,老彭又把曾经的羊圈、猪圈、牛棚,改造成了甜品店,建起了民宿。

苗家书屋也成了人们口中的「最美乡村图书馆」。媒体们纷至沓来,莫沟村作为乡村复兴的典型案例登上了央视。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修建中的云上院子

如莫沟一样的空心村自然不是孤例,云上院子所在的金岭坡村也慢慢成了再回不去的乡愁。

为了生计,村里的年轻人都走出了大山,很多建筑因为年代久远而凋敝破败,只剩残垣断壁,村民们也都陆续搬离了世代居住的石头房。

16年8月,老彭应修武县政府邀请来到金岭坡时,所见房屋大多已荒草丛生,因久无人居住,房屋倾斜,屋顶漏雨。

留在金岭坡,老彭做了决定。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云台山茱萸峰

「你往那看,云台山的茱萸峰就在那里。」老彭突然指了一个方向。

云台山景区向来是河南必游之地,八百里太行笔走龙蛇,其精髓就浓缩在云台山处。

茱萸峰是云台山的主峰,有个叫王维的诗人曾登上山峰,哀叹道:「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不知当年他是否也曾遥遥一望,望见这个叫金岭坡的小山村,是否知道他的诗句在千年后写尽了此处村民的乡愁?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王维于茱萸峰写愁,老彭遥望着茱萸峰开始解愁。

他在村里找到了很多老工匠,重新拾起几乎要断代的技艺,用传统的方式尽可能保留原有建筑。

一锤一锤锻成的青石墙,一根一根久经沧桑的老木梁,一片一片斑驳的旧瓦片……

还有很多老乡自发捐助的家里闲置的老物件,一个斗笠,一个瓦罐,又或老旧的手摇脱谷机。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通路前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通路后

政府也给到很多帮助,通水、通电,还有修路。

起初路没通时,汽车行到半路,人就得下车挖出路,才能继续前行。

当地政府拨了3500万修建金云路,只10分钟便可从云台山到达金岭坡,若从郑州来不过一个半小时便可入住云上院子。

我很喜欢这条「天路」,沿路风光颇有滇藏公路的感觉。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把乡村留住,才是真正的乡村复兴。而要留住乡村,首先需要有人来。

云上院子给了人来的理由,金云路则给人来的便捷。

而金云路途经的大大小小村庄,也有了乡村复兴的基础。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通过修路这件事,我看到了政府大力发展民宿的决心。」老彭说。

「不久的将来,我们希望修武真正成为中原民宿度假首选地。」修武旅游委的工作人员这样说道:「我们欢迎更多人到来,来玩或者做民宿、做文创。」

「南有莫干山,北有云台山,这便是我们的决心。」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乡村复兴是个宏大的命题,这里我便暂且打住。说回云上院子,我最爱有三处。

一处在入门口,通体石头砌筑的高大拱门,如古代雄伟城楼。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立于门下,如至军关。于是一种极其强烈的穿越感席卷而来,走过门楼,过往皆忘。

来人一下便别带到其中强烈的意境中。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一处是废墟剧场。

建造中,原有的山体被剥去其覆盖的土层,直接以原生的姿态展现出来。

其中有一处地主家老戏台剥去土层后,有出人意料的发现,此处石头有如被海浪冲刷后废弃的感觉,因此得名「废墟剧场」。

这个露台剧场,好似古罗马的废弃斗兽场,几个旧有的石墙石拱,仍面朝群山孤独存在,岁月营造的苍凉感便存在于此。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还一处是石头间·Talk,一个可以闲坐喝茶读书的地方。

于二楼长桌坐下,一楼的壁炉暖意直通到桌下,我仰头透过对面的长条窗户望老树的秃枝,恰是将夜的蓝紫色,此中意境好似归乡的亲切。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在老彭的规划里,要做的不仅仅是民宿,而是将整个金岭坡改造成艺术小镇,云上院子只是刚开始的一期。

而这个暂时只完工了一期的金陵坡太行艺术小镇,已经被评为国家AAA级景区。

恰印证了那句:民宿就是景区。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关于河南,关于郑州,此前我是正如李志歌中所唱:「知道的并不多。」

出发前,我与他人提起,大多第一反应皆是不解:河南有什么好玩的?河南有好民宿吗?

亲眼所见后,我给他们一一回:有。

别处不谈,只云上院子,也担得起一声「中原民宿标杆」的赞叹。如此硬气的北方山居,值得一往。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是夜,酒性正酣,我听人说起当地捕猎野猪之事。

那猎人养猎犬两三只,于山林间以狗鼻追踪野猪踪迹,静默间不露一丝杀气。

包围圈一点点缩小,那野猪忽有警觉,开始亡命奔跑。

那猎犬便追,却只远远吊着,并不蛮上,只待野猪脱力,猎人尾随而至,手持一铁叉,便将其捕猎。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花3500万修了一条天路,太行山下这个硬派小院,收割无数人的乡愁

那窗外,太行已隐在深夜,模模糊糊,那故事听来,有惊险,有猎奇,听到精妙处酒都醒上三分。

这样的故事,我在南方山间,少有听闻。

心中只一个念头:如此地道的北方山居岁月,当真让人神往。

  • 河南修武|云上院子
  • 地址 | 河南省修武县云台山金岭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