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爱情
纳粹绝密任务:寻找时空隧道
发布时间:2019-07-07
 

时空隧道对于目前人类来说只是科幻,但二战时纳粹德国却不这么想,他们多次组织在全球各地寻找时空隧道入口的秘密行动,那么他们真的成功了吗?1935年7月1日纳粹党卫队队长海因里希·鲁伊特伯德·希姆莱创建了名为“阿南纳比”的神秘组织,打算前往全球各秘密地点寻找时空隧道,以便在各个时空使纳粹德国处于不败之地。

纳粹绝密任务:寻找时空隧道

寻找时空隧道过程

1935年,希姆莱在看过一份报告后,约见了芬兰作家于尔根·冯·格罗哈根,询问芬兰民间故事中有关“极北时间之门”的情况。格罗哈根同意率领一支德国探险队前去寻找“极北时间之门”,令人吃惊的是,这支探险队还有男巫和女巫数人。由于不确定芬兰政府是否允许探险队在极北地区摄影,他们特别邀请了芬兰插图画家奥拉·福塞尔随行。1936年,远征队正式上路,他们在芬兰北部找到了著名的预言家米龙·阿库,起先她答应帮助纳粹探险队寻找“极北时间之门”,但在半途却神秘失踪了,远征队只好无功而返。

1936年2月19日,在观看了一部关于瑞典南部布胡斯的纪录片后,神秘学家赫尔曼·沃斯使希姆莱确信,布胡斯可能拥有逆转时空的某个入口。布胡斯以拥有大量史前岩画而闻名于世,沃斯认为这些岩画中存在着某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在沃斯的鼓动下,希姆莱命令沃夫拉姆·席福思率领小分队前往布胡斯。8月4日,远征队启程,他们从德国吕根岛出发,先到达瑞典的巴茨卡,这是瑞典首次发现史前岩画遗址的地区。尽管岩画上有武士,动物和小船的画像,但席福思却把注意力集中到了一些线和圆圈上面,他觉得这很可能构成一幅史前地图,暗示通往时空隧道的通道。席福思的研究大多出于个人信念,并没有多少科学理论支持。他翻译出了刻在岩画上的一些线圈的含义,认定画中有一个“上帝之子”指引着时空隧道,但具体在哪里却难以找到。远征队继续向布胡斯进发,在那里,席福思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不久,远征队携带着从巴茨卡挖来的史前岩画返回了德国。

维尔吉特和冈瑟·基尔霍夫认为,德国黑森林中的穆尔格山谷可能也存在神秘的时空隧道。1937年和1938年,古斯塔夫·里克马对穆尔格山谷进行了两次大规模搜寻,但是只发现了一些史前遗迹。

1937年,希姆莱派遣弗朗茨·阿尔特海姆等人前往意大利卡莫尼卡,试图通过解读史前岩石碑文来得到时空隧道的信息,阿尔特海姆带回了一个重要情报说,必须要对撒丁岛进行全方位探察。不过现在仍不清楚撒丁岛上究竟有着何种神秘现象,也不知道纳粹后来是否对撒丁岛进行过考察。

阿尔弗雷德·里斯希在1938年和1939年间对南极进行了远征,表面上看来这次远征并未达到预期目标,但战后也有传言称,纳粹在南极找到了一个神秘的入口,希特勒可能逃到了南极冰下基地中。

纳粹绝密任务:寻找时空隧道

中国西藏地球轴心

中国西藏可谓是纳粹寻找时空隧道的核心区域。长期以来,在西方世界一直流传这么一个传说:西藏深处拥有一个能够改变时间的地球轴心。这个传说勾起了希姆莱的浓厚兴趣,为了寻找地球轴心,1938年5月,希姆莱派遣一支党卫军远征队前往西藏。在第一次远征行动中,纳粹从当地人口中得知,西藏有一个名为沙姆巴拉的洞穴,据说那里隐藏着能够使时空逆转的地球轴心,谁能找到地球轴心就能称霸各个时空。

虽然第一次西藏探险没能找到地球轴心,但探险队员带回的消息使纳粹高层极为兴奋,他们认为实现时空逆转已经不只是幻想了。斯大林格勒战役失败后,纳粹德军开始陷入被动。为了挽回败局,希姆莱决定再次派人前去寻找地球轴心,以使德国通过时空隧道回到1939年,纠正战争初期犯下的错误。

由于世界大战打得如火如荼,派遣大规模远征队前往西藏根本就不可能,希姆莱让谍报组织设法联系上了被拘押在印度德拉敦的党卫军成员海因里希·哈勒等人。在等待小分队消息时,希姆莱写了2000页的报告向希特勒汇报,其中一篇报告中,明确标出了“地球轴心”的具体位置,但后来这件事就被希姆莱刻意隐藏起来。经过一番策划,1944年5月10日,哈勒等四人逃出拘留营,伪装成商人潜入西藏。之后搜集了当地的神话故事和西藏的著名壁画,不久就消失在大山之中,四个月后小队领头的哈勒在印度被英军逮捕,当时英国人还不知道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就把他关在了战俘营中,后来哈勒逃跑回到西藏隐藏身份,在西藏躲藏了7年,后定居列支敦士登。

纳粹绝密任务:寻找时空隧道

随着纳粹德国的覆亡,全力组织搜寻时空隧道的行动宣告结束。1977年哈勒纳粹分子身份被曝光之后,警方和情报人员在其住所发现大量关于西藏的报告,还有希姆莱亲笔签名的任务书,而浴室里还有很多被烧毁的磁带和影片资料。在一片没有被完全烧毁的报告中写着 “我们一行五个人,在地图中没有标注的地区找到了一个山洞,山洞几乎与周围融为一体,是一名队无意中发现的,之后我们搭建帐篷,这时队员汉斯在喝咖啡时发现指南针和电台都无法正常工作,而且电台里只能收到一些奇怪的信号,这些信号我们记录在汉斯随身携带的防水本上,14时23分两名队员首先进入山洞,14时54分站洞中传来激烈的枪声,13时整我和其他两名队员进入山洞,山洞中一片漆黑再走了20分钟后我们发现了两把MP40冲锋枪1颗还没来得及拉响的的手雷和大量的血迹,还有一些奇怪的抓痕…但是没有发现前两名队员,在我拍摄抓痕时枪声又想起来,我看见汉斯和施耐特正在向黑暗中开枪,之后他们同时被打倒,汉斯大喊快跑带走资料,之后就消失在黑暗中,他们两人的手电在碰撞中照亮了那个“东西”,我无法形容,之后我……”之后的报告内容被烧毁了。在询问其间哈勒没有说起西藏的任何事宜。西藏那个山洞里他到底看见了什么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哈勒已经去世也没有正式承认是被希姆莱派往西藏的,英国政府也拒绝解密纳粹西藏探险的档案,包括胶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