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爱情
寒星与PPP相爱相杀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10-03
 

如果用一把刀做喻,在PPP领域,专业知识代表锐度,非专业技能则是硬度,两者兼具则是好刀。两者兼修且优异,便是不可多得的屠龙刀。


来源:中国水网       作者:田寒星

前言

如果用一把刀做喻,在PPP领域,专业知识代表锐度,非专业技能则是硬度,两者兼具则是好刀。两者兼修且优异,便是不可多得的屠龙刀。


笔者会从自己对PPP的理解、认知、记录与大家分享与PPP相爱相杀的这几年。


提笔数次,今天在返程的路上终于还是决定把这篇文章完成,笔者尝试从PPP的三个维度与大家一起聊聊PPP背后的故事。


一、PPP与“B&R”倡议的关系




笔者的家乡在新疆,一定要结合自己所闻所见与认知说说“B&R”倡议的Road。在地缘政治领域,有三大理论:麦金德(Halford Machinder)的理论,关于亚洲大陆的部分;马翰(Alfred Thayer Mahan)的理论,关于切断各大洋之间的交通枢纽;和斯皮克曼(Speakman)的理论,主张迫使自己的敌人远离亚洲大陆。今日之世界,只有中国,试图同时践行此三样理论。拿破仑、希特勒,试图称霸欧亚大陆;大英帝国、美国,执行的是马翰提出的“海权论”。斯皮克曼的理论,则被称为“围堵政策之先河”。如上图,中国提出的“B&R”倡议,要把欧、亚、非大陆联通,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千年伟业。


与新疆接壤的国家他们分别是: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阿富汗、印度,除后三个国家,基本都有相同属性:即,地广人稀。铺垫这么多内容,算是进入正题,采用PPP模式走出去的中小企业,一定是领悟了二则道理:1.PPP与代理人的关系;2.效率优先与公平兼顾已做了挣扎。


新疆连霍高速一瞥 PPP之美正在边境绽放


先说PPP与代理人的关系,PPP模式的应用是路径选择的结果,与接壤国家开展贸易活动首先是结算,背后的实际诉求是人民币国际化,笔者在早些年在霍尔果斯口岸与“老毛子”做过生意,不是牟其中那样的大买卖,换图—154飞机!就是买哈国的巧克力,结算的时候,哈国人民不忘念叨:美刀!这些年再做生意,依旧不是换飞机,只是不再买巧克力了,改买格鲁吉亚红酒、哈萨克斯坦面粉,支付的时候,哈国人民不再念叨美刀,改为:人民币,好。国与国不再担心汇率波动,用一种货币结算,对于边境贸易就是最大的福利。当受益的人群越来越多,就具备了培养代理人的雏形,邻国的技术、标准都更容易被认可和接受。笔者和驻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的工作人员促膝长谈过,风电、火电、道路类基础设施设备Made in China已是标配,中国标准在不少领域就好比火车铁轨的宽度。


再说效率优先还是公平兼顾,大部分人首先想到PPP项目的本质是提高公共服务的供给,但这个问题是务实的问题,在地广人稀的区域,先搞基建,再通过修建大型火电、风电厂并通过电网传输能源,这确实是个方式,但有个前提:要有人消费的起,上文描述过,大多数国家的实际情况是地方人稀,这种模式在中国叫做西气东输,在邻国就是NO ZUO NO DIE。笔者和在哈国做污水设备的朋友有过一次闲聊,他非常直白的说,在我们国家,污水厂的规模已经能够覆盖居民需求,试图通过类似中国城镇化的方式增加设备、提高生产率,降低成本,这并不符合我国的实际需求,我们国家首都人口不足100万,和你们国家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根本没法比,人口在分到2个直辖市、14个州,那就更少。在我们国家,提高公共服务的供给是有必要,而如果要公共产品的供给覆盖更多人,需要很多很多钱。


二、PPP这种模式过渡依赖路径,需要反思。


 

说这个主题之前,先讲个真实的故事。


早些年做煤矿的咨询服务项目时,在与当地人聊天的时候说到煤矿的股份制改造。


因为煤矿涉及巨大利益,谁都想介入,争强斗狠的社会人来了两批次,都搞不定,原因:在煤矿下干活的“煤黑子”根本就不把命当回事,要斗狠?别开玩笑了,炸药都敢绑身上,来几个拿刀的,理你的空都没有,用恐吓这种方式,选错了方式,用错了对手!


后来,一位很有能力的退伍干部到任,先给大家开会,1.我是个讲道理的人,如果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随时可以来我家,有问题就共同解决问题,没问题就交个朋友。2.如果不讲理,要闹,要打。随时可以后山谈。我以个人名义保证,不报警。再后来,煤矿被管理的井井有条,好多年都未发生过安全生产事故。当年有幸和这位退伍干部聊天,他用语气平淡的话语和我说,后山打过几仗,人没死,伤了几个。总有些人不守规矩、还要惹事,还要无理取闹…肯定需要治,而且总有治的办法。


反思:PPP为啥出有问题,特别是当今地方融资平台、城投公司举步维艰,说白了就是路径依赖所致,这和煤矿那几年发生的问题如出一辙,煤矿产出资源,最终会被消耗。融资平台、城投公司依赖政府信用,政府信用受宏观经济环境影响,当财政预算规模和财政收支平衡状况出现赤字、贸易与国际收支状况持续恶化时,奉上那句经典台词: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如果要用质朴的语言描述,那就是过度的关注当下,而放弃了长远(运营的利润),煤矿的管理者都知道,采煤不是胡来,不是多个采掘面上随意开采,也不是好挖的挖了就走,前者垮塌就是必然事件,后者只换取了采矿权的一部分价值。反观出事的融资平台、城投公司,坏了规矩是一方面,不考虑远期的长久利润则是另一方面。如果只聚焦在当下,远方就成了永远也到不了的远方。


三、对PPP这种方式的建设期考核、绩效评估的持续思考


 

笔者记得不少PPP群都有过对政府补贴公式的“真理大讨论”,一类是激进派,主张否定一切推到重来。一类是婉约派,主张修缮不足,在完善中前进。笔者坚定不移的属于婉约派。这就好比爬山,爬缓坡看似慢,实则不断前进。爬陡坡是很刺激,一来对自身要求高,二来真出了问题,就对应八个字母。总之在笔者看来,是应当改,但太过激进并不是好的选择。


说点与业务相关的,财办金〔2017〕92号、(国办发〔2015〕42号)、(财金〔2016〕92号)均对PPP项目绩效考核提出要求。


关于维度,笔者认为建设质量、依法依规、投融资等维度都是开展建设期考核可以考虑的点,如果能与政府支付的四块内容(股权支出、运营补贴支出、风险承担支出、配套投入支出)配合起来,就更完善更系统。


建设质量:如果只是单纯的考量建设质量,可能会跑偏,拿污水厂验收作例,如果建立在GB50334-2017《城镇污水处理厂工程质量验收规范》之上,设定样本空间,做抽样审核,对于业主方,建设质量就是可以被量化的。


依法依规:不少PPP项目是设立SPV公司的,依法指的就是《公司法》,被考核的主体指的就是项目公司,这其中有个隐藏点,就是公司章程,公司章程中约定的内容一定要形成记录,如果涉及国有资产,慎之又慎。


投融资:融不上资可能是现实,不合规对金融机构选择性隐瞒也是现实,在这里实在不愿说太多,说太透,借娜姐一句歌词:“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纷扰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如下图:



在寒星与PPP相爱相杀的全生命周期里有两段,第一段:按照规范条文分解,大致可分三部分:为了那难以测定的股权投入、忽高忽低的配套投入、时有时无的风险承担,寒星几次彻夜难眠,第二段:当项目进入稳定运营期,寒星深信,有数据支持的绩效考核方可发挥真实之药效。


末了还是想送大家一句话掏心窝子的话,在经历了多个PPP项目的前期全过程后,很想说:“唯公平对等,方可PPP,市场并不想惩罚谁,更不会打压谁,和谁过不去,理性回归就是正道。


本文作者


田寒星

田寒星,80后生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红三代,14年初由咨询业进入PPP咨询,参与新疆本土多个PPP模式市政类项目。两个入选财政部国家级示范项目。平日写些文字,愿与PPPer共勉,为国家、区域建设健康、可持续发展尽绵薄之力。



相关热文

一封来自英国的推荐信

吴舜泽:从环境产业角度看近期环境与经济形势的变与不变

吴舜泽谈新时代生态环境政策的发展趋势

吴舜泽:常态化的严格环保监管综合效益显著  局部短期影响需全面辩证分析

王守清谈三个对PPP态度最中立的人之一(附珍贵授课音视频)

薛涛:要避免“二分思维”-评析北大教授的“管理不能大于经营”

评王毅司长PPP讲话:入库不保险,条例和正负面清单要来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一份环保PPP的扫雷求生指南

从“价、量、时、空”看环保项目投资


编辑 |汪茵、李艳茹

统筹 | 谷林